政务

政务

首页  / 长春动态 / 政务

勇于自我革命是我们党最鲜明的品格和最大优势

一百年前,中国共产党从一艘红船上走来。

一百年前,中国共产党从一艘红船上走来。中国共产党在不断探索前行的过程中,多次因错误和失败几乎站在悬崖边缘,却凭着内在的生机与活力,凭着强大的纠错、修复能力,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一次又一次地从错误和失败中走了出来,挽救了自己,也挽救了中国革命。回顾党的百年征程,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勇于自我革命,是我们党最鲜明的品格,也是我们党最大的优势。中国共产党的伟大不在于不犯错误,而在于从不讳疾忌医,敢于直面问题,具有极强的自我修复能力。”深刻总结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的历史经验并从中汲取智慧和力量,有助于我们在新的历史征程上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自我革命成为中国共产党与生俱来的品格,这是由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性质决定的。马克思主义科学性、革命性、实践性和人民性的鲜明特征,同时赋予了中国共产党敢于自我革命的实践精神。在革命、建设、改革的发展进程中,作为党的自身建设的重要方法论之一,自我革命发挥着不可替代、深刻持久的推动作用。今天,当我们回望这风雨沧桑的一百年,不难看出,一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一部党在自我革命中实现超越和发展的奋斗史。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不久,便投入到了轰轰烈烈的大革命中。但由于缺乏革命斗争经验,中国共产党没能正确认识和处理共产党和国民党之间的关系,轻易放弃了党对中国革命的领导权,也没有建立起自己领导的人民军队。于是,当蒋介石、汪精卫相继背叛革命,将枪口转向共产党人之时,年轻的中国共产党毫无还手之力,大批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倒在了屠刀之下。在大革命遭受严重失败的形势下,要不要坚持革命,如何坚持革命,这两个根本性的问题摆在了中国共产党的面前。为了纠正大革命后期的严重错误,确定新的路线和政策,挽救中国革命,1927年8月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即八七会议。八七会议总结大革命失败的教训,抓住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这两个关系中国革命成败的核心问题,开始了独立领导中国革命的新实践,提出了探索中国革命道路的新任务。会上,毛泽东提出了“枪杆子里出政权”的重要论断。会议通过的《中国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告全党党员书》郑重宣告:“我们的党公开承认并纠正错误,不含混不隐瞒,这并不是示弱,而正是证明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力量。我们深信本党的生命与力量决不至于怕披露和批评我们的疏忽和缺点……我们胜过敌人的地方,正在于我们是最先进的阶级,无产阶级之先锋队能够在自己的错误经验里学习出来,绝无畏惧地披露自己的错误并且有力量来坚决地纠正。”这次会议使全党重新鼓起同国民党反动派斗争的勇气,是党在危急关头的一次自我革命,开启了我们党独自担当领导中国革命艰巨使命的伟大征程。

在土地革命时期,“左”倾错误给中国共产党带来了巨大损失,最终导致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党中央和中央红军主力被迫放弃中央革命根据地开始漫漫长征。长征途中,我军电台被敌机炸坏,我们党和共产国际的联系中断,这在客观上迫使党中央开始独立处理自己的问题。正是在这种情况下,1935年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贵州遵义召开扩大会议,明确回答了红军战略战术方面的是非问题,指出博古、李德军事指挥上的错误,改组了中央领导机构,解决了党内所面临的最迫切的组织问题和军事问题。这次会议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事实上确立了毛泽东在党中央和红军的领导地位,开始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马克思主义正确路线在党中央的领导地位,开启了党独立自主解决中国革命实际问题的新阶段。这次独立自主处理问题的成功探索,是党在极端危急关头的一次自我革命。

遵义会议之后,我们党从军事上、政治上纠正了王明“左”倾错误,但迫于严峻的革命形势,一直没有来得及从思想上系统地彻底清算这种错误。有鉴于此,1942年至1945年,我们党在延安开展了一次全党普遍整风运动。延安整风清除了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党八股等不正之风,确立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明确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整党方针,形成了以整风方式开展自我革命的党建模式。延安整风不仅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和新民主主义革命在全国的胜利奠定了重要的思想政治基础,而且对于加强无产阶级政党的建设、增强党的战斗力,也是一次成功的实践。这次整风运动,是党在抗战时期通过总结历史经验、提高全党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的一次自我革命。

西柏坡时期是中国革命的伟大历史转折时期。在西柏坡,在中国革命即将取得全国胜利的前夜,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开始思考夺取全国政权后,党的工作重心由农村向城市转移、党的主要任务由革命战争向和平建设转变、党的地位由局部执政的革命党向掌握全国政权的执政党转变等一系列新形势、新任务、新变化。为了能够顺利完成这些历史任务,毛泽东提出了著名的“两个务必”的思想,其核心就是要继续保持谦虚谨慎、艰苦奋斗的作风。1949年3月23日,中共中央离开西柏坡向北平进发。毛泽东将这次行动称为进京“赶考”,并多次提到“不做李自成”。新中国成立后,党中央继续践行“两个务必”的思想。1950年下半年开展的整风运动,1951年春开始的整党运动,目的都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全面提高党员素质,纯洁党的队伍,保持党的先进性。1952年2月3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三反”运动和整党运动结合进行的指示》,决定将“三反”运动与整党运动结合,严肃批判与处理部分党员干部存在的贪污、浪费、受贿等腐化堕落行为,开启了从严治党、清廉治国的良好风气。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不仅没有成为“李自成”,而且还“考”出了无比优异的成绩。进京“赶考”展现出了中国共产党敢于担当使命的信心和勇气,也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在胜利面前戒骄戒躁、勇于自我革命的政治本色。

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又一次面临重大历史选择。中国共产党掀起了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推动全党范围的思想大解放,重新确立了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实现了工作重心向经济建设的转移,实行了改革开放,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大幕拉开;从根本上否定了“文革”的错误理论,科学总结历史经验教训,实事求是地评价毛泽东的历史地位,科学论述毛泽东思想作为党的指导思想的伟大意义。1978年12月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重新确立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实现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党的历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伟大转折,完成了我们党又一次自我革命。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带领全党以无私无畏的斗争精神,开启了一场全面从严治党的伟大工程。正风、肃纪、惩贪,“打虎”“拍蝇”“猎狐”,坚持零容忍的态度不变、猛药去疴的决心不减、刮骨疗伤的勇气不泄、严厉惩处的尺度不松。经过全党上下的坚持和努力,全面从严治党取得了显著成效,及时校正了党和国家前进的航向,解决了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带有全局性、根本性、方向性的问题,完成了巩固党的执政基础的自我革命。

如今,站在“两个一百年”的历史交汇点上,中国共产党正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形势环境变化之快、改革发展稳定任务之重、矛盾风险挑战之多、对我们党治国理政考验之大,前所未有。中国共产党能否破解“历史周期率”的魔咒,关键一环就在于我们能否坚持不懈地推进自我革命。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要一以贯之》这篇文章中说的那样,“新时代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既要培元固本,也要开拓创新,既要把住关键重点,也要形成整体态势,特别是要发挥彻底的自我革命精神”“只要马克思主义执政党不出问题,社会主义国家就出不了大问题,我们就能够跳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率”。我们党要始终成为马克思主义执政党,自身必须始终过硬,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党要不断进行自我革命的根本意义所在。

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的历史反复证明,党的执政地位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在一次次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奋斗中得来的;党的执政地位也不是一劳永逸、一成不变的,它最终取决于执政党的先进性纯洁性以及党与人民的关系。始终保持党的执政地位,需要我们党持续不断地进行自我革命。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那样,要兴党强党,就必须以勇于自我革命的精神打造和锤炼自己。只有努力在革故鼎新、守正出新中实现自身跨越,才能不断给党和人民事业注入生机活力。

(作者为中共长春市委党校哲学教研部副教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