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国内

首页  / 新闻 / 国内

快递业复苏步伐加快

  上海市嘉定区南翔镇一小区的居民从智能快递车上取货。新华社记者 陈建力摄

  网购商品迟迟不发货、已经发货的快件被退回……4月份以来,受吉林、山西、上海等多地疫情影响,快递业发展有所放缓,部分分拨中心和营业网点暂时停运,多地出现不同程度网络中断。

  从数据上看,影响更直观。国家邮政局近日发布的4月份中国快递发展指数报告显示,4月份,中国快递发展指数为241.3,环比下降3.9%。其中,快递发展规模指数为286.5,环比下降11.8%。从分项指标看,快递业务量同比下降11.9%,快递业务收入同比下降10.1%。

  快递物流关系百姓生产生活,关系国民经济发展。专家表示,随着国家邮政局和各省(区、市)行业保通保畅工作机制的建立,停运的分拨中心和封停的网点逐步恢复,行业运行稳步回升,快递业复苏有望加快。

  行业复苏迹象显现

  不久前,上海市邮政管理局先后发布了两批复工复产“白名单”快递物流企业,分拨中心和网点的运营正逐步恢复。

  上海市邮政管理局局长冯力虎介绍,目前,已有20个主要分拨处理中心恢复了运营,涵盖邮政企业、国内主要品牌快递公司、跨境寄递企业和外资公司。据统计,5月18日全行业揽收邮件快件业务量为253万件,投递业务量为214万件,已恢复到平时日均水平的五分之一左右。预计到6月中旬左右,行业揽收水平将恢复到平时日均水平的70%左右。

  “随着疫情逐步平稳,我们的揽件和派件量也在慢慢恢复。”中通快递上海奉贤东部网点负责人吴强说。

  目前,江苏、山东、河北、福建、浙江等地的揽收量和投递量均有明显上涨。全国停运分拨中心和邮件快件积压数均大幅度下降,各地累计办理邮政快递车辆通行证已超过15.3万张。在吉林长春,自4月24日起,主要品牌快递分拨中心陆续复工,中国邮政、顺丰、中通、极兔等快递企业基本全面恢复运营。

  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自4月24日以来,全国快递服务企业业务量回升明显,已基本恢复至日均3亿件左右。从分项指标来看,4月份,消费者快递服务满意度78.3分,同比下降0.7分。

  “受疫情影响,快递这种全程全网联合作业的组织模式受到直接冲击。”北京邮电大学邮政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赵国君分析说,近期,多地出现管控封控,快递服务从干线运输到末端的收投均出现被动阻断的局面。同时,从场地、人员到每一个快件,严格消杀、静置等防疫环节成常态。多种因素交织,使得快件揽收、派发的时效均有所下滑,体现到数据上,就是相应指标的下降。

  快递物流是民生保障的重要支撑。本轮疫情发生以来,米、面、粮、油等生活必需品的配送量大幅增加。以北京市为例,目前全市邮件快件日均揽收量近600万件,投递量约1000万件,日均收寄量、投递量均比疫情反弹前增长100万件。

  “最后100米”配送有新招

  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徐茂君告诉记者,结合广大消费者的生活需求,特别是对果蔬等生鲜产品的需求,北京邮政依托农产品基地建设,采取“平台服务+产地直发+同城配送”模式,直接对接农产品生产基地,利用邮乐优鲜、邮政菜单、邮乐地方馆等线上平台,持续为首都市民提供蔬菜水果订购配送服务。同时,积极组织外省份邮政基地的农产品和知名品牌的批销大单品,确保产品货源充足、品质有保障。

  如何将快件商品及时送达消费者手中备受关注。4月9日,北京市酒仙桥街道二街坊4号楼1单元被划定为管控区。京东物流紧急在封控区外设立临时站点,用短程接驳的方式将居民订单以路区为最小单位,配送至封控社区,再由快递小哥送货上门。除配送物资外,快递小哥还兼具志愿者身份,为社区居民提供核酸检测登记、秩序维护、运送生活垃圾等志愿服务。

  “通过这种‘短程接驳+志愿服务’的末端服务创新模式,快递小哥深入封控社区内部,为居民生活物资提供‘最后100米’配送,在有效保障隔离期间居民生活物品供应的同时,也大大提高了封控社区内的物资配送效率。”京东物流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酒仙桥模式”已经在北京朝阳区双井街道、劲松街道农光里社区、建外街道光辉里小区等多个封控社区内成功复制。

  专家表示,“平台服务+产地直发+同城配送”模式、“酒仙桥模式”等新模式的衍生,是街道、社区与企业的联合发力,也是一种由“数字+实体企业”摸索出来的线下抗疫新模式,不仅满足了百姓生活所需,也畅通了从小区门口到居民家中的“最后100米”物资配送,让配送流程更高效安全。

  行业发展趋势不改

  快递行业的正常运转,是整个社会面实现复工复产不可或缺的关键一环。但受疫情影响,我国快递物流行业所受到的短期冲击仍在持续。不少地方的消费者表示,最近快递特别慢,有的甚至直接告知不能收发货。

  记者采访了解到,由于快递行业复工复产涉及链条长,受上游平台、干线运输和末端网点恢复情况不一等多重因素影响,行业复工复产仍存在一些难点。比如,部分地区一线复工人员仍在逐步到岗中,人手不足,派件、揽收面临不小挑战;个别区域因疫情管控升级,无法进行最后一公里配送,需要库存区存储配送滞留的货物,导致末端网点有较大压力。

  业内人士介绍,假设消费者网购的商品显示已揽件,这说明收件地址附近的网点是正常运行的。因为只有收件地的网点正常运行,“三段码”才可以开,这意味着发件网点才能把快递的运单打出来。至于收件人能不能成功签收,还要看快件在运输、中转、配送等环节是否不受疫情影响。

  “快递作为现代服务业的关键产业,已成为保障市场主体稳定供应及刺激消费带动经济循环作用发挥的生力军,快递发展受阻将对生产生活产生重大影响。”赵国君分析说,受疫情影响,快递业生产凸显了发展中产业链地位被动、服务体系融入性不强等掣肘问题,要抓住发展机遇,必须从顶层思维做出改变。

  具体来看,快递企业应从产业链上游进行全面修复、补充与开发,摒弃同质化竞争;各级各类部门要筑牢防疫屏障,形成屏障保护下的科学发展;同时带动应急预案的全面升级,为行业未来发展储备各类突发事件处理能力。更重要的是,应创新思维,以先进技术建设新型作业模式,使行业发展再上新台阶。(经济日报记者 吉蕾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