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化

首页  / 长春动态 / 文化

网剧《三悦有了新工作》 缘何引人深思

“躺平青年”赵三悦误入殡葬业,干起“遗体化妆师”的工作,在一次次见证死亡背后的人生百态后,她从当初只关注自己的情绪,到能用心体会他人的遭遇,并最终找到了生命中平凡而可贵的幸福……这是近期在B站播出的13集大热网剧《三悦有了新工作》的剧情梗概。虽然剧情可以一言以蔽之,但这一小众题材能引发观众、特别是年轻一代深思的现象,更值得我们深思。

说到殡葬题材,会让人联想到今年暑期档“黑马”——讲述殡仪师莫三妹与小女孩武小文相互治愈的电影《人生大事》。如果说,该片当初得以引爆话题,是前所未有地带领观众走近一个过往令人讳莫如深的行业,胜在题材的特殊性,那么时隔几个月后现身网络平台的《三悦有了新工作》,则在剧情设置等方面显得更胜一筹。

先看开篇。电视剧一开始,因工作屡屡受挫,舞美设计专业毕业的赵三悦逐渐过起怼天怼地的“躺平人生”。这一次,在与母亲发生激烈争吵后,她离家出走,却阴差阳错地被大姨介绍去殡仪馆,做起了“遗体化妆师”。一个矛盾激烈、一波三折的开篇,加之一个生活诸多不如意的女主角和一份特殊的工作,让本就充满神秘感的题材,愈加吸引观众去寻找一个“结果”。

再说剧名。刚看到《三悦有了新工作》这个名字,很多人不免在心里打个问号——这剧讲的是什么故事?但看到三悦走上新的工作岗位,从最初心理恐惧、畏手畏脚,到3个月实习期满却仍然认为工作的意义仅在于挑战更高难度的遗容处理技术,再到为留在殡仪馆工作而轮转各个部门,望见百味杂陈的人世间……观众才恍然大悟,原来正是因为有了这份“新工作”,主人公才能带领观众共同探寻生活、工作和自我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回头一看,这样的剧名实则举重若轻,恰到好处。

最后说说该剧讲故事的手法。为《三悦有了新工作》操刀剧本创作的,是电影《我的姐姐》的编剧游晓颖。两部作品之间也若隐若现地呈现出一脉相承——均着力表现女性群体在自省中对家庭伦理、自身成长困境的深刻探讨。于是,剧中出现了若干足以打动、改变三悦,乃至观众的故事:对三悦有知遇之恩的高馆长和刘师傅,最终不得不以不同的方式“离去”;年轻的手机修理店店主突然倒毙,在家乡务农的父母用最好的棉花弹了一床被褥,只为送儿子最后一程;中年儿女苦求医生救救病榻上的老母亲,因为“我们不能没有妈妈呀”……随着剧情的层层递进,故事的逐步铺陈,三悦顿悟——“遗体化妆师”要修复的不仅仅是一张张逝者的面孔,更是这些面孔背后戛然而止的鲜活人生。讲故事的手法虽是娓娓道来,却是件件直抵人心。通过故事的讲述,三悦逐渐完成了内心的转变,以及看待周遭事物视角的转换,而这一人物的华丽转身,也引发了观众的强烈共鸣。

这共鸣之处在于,观众见证了三悦的成长,也找到了自身成长的足迹。跟随三悦,人们逐渐理解了医生罗大淼对三悦所说的“我是生的守门员,你是死的摆渡人”的内涵;三悦在了解了母亲、生父、继父的前半生后,最终与亲人、与自己达成了和解;甚至在殡仪馆的树葬区,埋着骨灰的泥土里长出了翠绿的植物……凡此种种,治愈原本颓废的三悦,也让观众情不自禁地对亲情、友情、爱情产生更深的领悟。毕竟,人生短暂,每个人都需要绽放属于自己的光彩,为“人生意义”填写更美好的注解。

猜你喜欢